首页 »

CNN:近期世界范围内为何恐袭多发?

2019/9/11 20:59:52

CNN:近期世界范围内为何恐袭多发?

近期世界范围内恐怖袭击频频发生,这些袭击都是由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认领”或者以IS名义实施的,恐袭为什么会那么多?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国内安全分析师彼得·伯根认为系五大历史问题使然。

 

美国奥兰多的夜店、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机场、孟加拉国的餐厅、伊拉克巴格达的集市、法国尼斯的国庆日庆典上都发生了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恐怖袭击,所有这些袭击都是IS发动的或者是以IS的名义发动的。这些恐袭集中发生在过去的几星期之中。

 

在面对这些袭击时,人们想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是什么原因使得有人在夜店里跳舞、在餐馆里吃饭或者在观看节日烟火的时候,冷酷地杀死那些完全陌生的人?这里有5个深远的历史问题影响着近期发生的事件。从宏观层面上说,IS本身并不是问题的根源(尽管它们使得原本就存在的问题更严重),而是这些历史问题的“症状”驱使激进分子在全球发动恐袭,而IS在战场上却节节败退。

 

1.教派间冲突

 

第一个问题是中东地区内的内战,即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战争,先是在伊拉克,而今又扩大到了也门和叙利亚。这种内战是由许多因素驱动的,比如说什叶派的伊拉克政府没有给逊尼派民众应有的地位;又比如叙利亚的阿萨德依靠的是庞大的逊尼派人口的支持。伊朗和海湾国家在叙利亚的冲突中通过“代理人”互相争夺,伊朗支持的是什叶派的武装组织,而海湾国家支持的逊尼派的武装团体。

 

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内战壮大了类似IS和“基地”那样的极端组织,这些组织声称自己是逊尼派权益的捍卫者。

 

只有当像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这样的国家中,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达成了真正的政治和解;当伊朗和宿敌沙特阿拉伯之间在某种程度上恢复友好关系,这种宗教战争才会逐步消磨掉。

 

但是不要期望这种和解在中短期内达成,叙利亚战争已经进入了第5年,冲突的主要各方,无论是在叙利亚内部或者外部的,都没有表现出来为和平进程迈上哪怕是一小步的意愿。而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西方也没有能力在那里实现和平。

 

2.治理的坍塌

 

第二个问题是在地区内阿拉伯治理的坍塌。

 

IS就像是病原体一样蚕食着穆斯林世界那些虚弱的宿主,这似乎形成了某种政治规律:当一个伊斯兰国家越弱,那么该国的IS或者类似IS组织的存在就越强大。所以在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这些失败国家或者正在没落的国家,类似IS组织的存在是很强的。在那些由有能力政府统治的伊斯兰国家,如印度尼西亚,这些极端组织的存在就很弱小。

 

3.穆斯林移民潮

 

第三个问题是前两个问题引发的结果所致,即前所未有的移民潮,穆斯林移民如洪水般前往西方世界,特别是欧洲。

 

仅德国一个国家就接纳了一百万难民。在美国有以“美国梦”为名的一种思想体系来帮助包括穆斯林在内的移民们融入美国社会,但欧洲国家却没有,既没有“法国梦”,也没有“德国梦”。

 

4.反移民倾向

 

来自穆斯林世界的大量移民涌入欧洲致使第四个问题变得更为严重,即欧洲极端民族主义上升和极右翼政党的兴起。

 

这些极右翼政党以强烈反对移民和极端民族主义来定义自己。这些政党原本在欧洲政坛只处于边缘地带,而今它们在奥地利、法国、匈牙利、波兰和瑞士获得了极好的局面。这些政党的兴起反映了欧洲社会中存在的反移民情绪正在上升,因而使得在欧洲的穆斯林民众觉得自己被疏远了。

 

 

5.游离在主流社会之外

 

第五个问题是,在欧洲的穆斯林民众大量生活在孤立和不平等的状态下。一些数据能够说明问题:在法国的监狱中大约有60%的囚犯是穆斯林,而穆斯林人口只占法国全部人口的8%。在比利时的监狱中也有同样的状况,35%的囚犯是穆斯林,而穆斯林人口只占比利时全部人口的6%。

 

根据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如果穆斯林在法国参加工作面试,那么他们比同等条件的基督教民众录取的几率要少2.25倍。

 

许多法国的穆斯林民众生活在荒芜的郊区,这使得他们感觉与主流社会有隔阂。根据一个研究,有着很高比例的穆斯林人口的社区中过半的民众游离在法国的政治和社会生活之外。法国人甚至用“敏感的郊区地带“这个术语来描述这些社区,而社区的失业率也高达45%。

 

以上五个问题没有一个问题能够轻易解决。

 

随着IS在未来一年左右在战场上进一步溃败,如果我们能考虑一下这一系列促使IS兴起的历史问题是很有益的。如果我们不好好想想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会发现即使是在IS没落后,还会有类似的极端组织的兴起,它们会利用这些长期困扰中东和欧洲的问题来为自己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