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丨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去世,曾认为自己是中国移民后裔,爱吃上海小笼包

2019/10/10 4:06:20

人物丨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去世,曾认为自己是中国移民后裔,爱吃上海小笼包

“日中之间是一衣带水的关系”,“我的祖上是姓秦的”,“凡是与中国沾边的事,我都高兴去做”……在中日纪念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重温日本前首相羽田孜的肺腑之言,让人感到格外有温度。28日,这位曾为中日关系作出积极贡献的长者在东京辞世,享年82岁。
    
“徐福后人”
    
数年前,羽田孜就因为脑梗,健康状况一直不佳。


但这并没有妨碍他对中国的密切关注。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之际,作为众议院议员、日中国际交流协会名誉会长的他发来贺函说,衷心希望大会顺利圆满,中国能实施新的经济和社会改革,保持稳定增长。而在2015年,当安倍政府强行通过安保法案之后,也是他与多位前首相、友华人士共同极力反对,号召国民“从安倍首相手中保住日本”……


是什么,让一位耄耋长者对中国如此牵肠挂肚?


从羽田孜的话中,或许能找到部分答案。他有句名言:“我的祖上是姓秦的。我们的身上有徐福的遗传因子,在我的老家还有‘秦阳馆’。作为徐福的后代,我们感到骄傲。”


徐福是秦朝著名方士、道家名人,曾任秦始皇的御医。秦始皇时期,徐福率领三千童男女自山东沿海东渡,传说遍及韩国南部与日本,成为中日韩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羽田孜认为自己是中国移民的后裔,是东渡日本的徐福后人。“羽田”一词在日语中也与“秦”同音。与中国的缘分,注定了他对华的亲善态度:“凡是与中国沾边的事,我都高兴去做。有关徐福的活动,我都要争取参加。”据报道,羽田生前保持着每年至少到中国访问4次的记录。


讲起自己的家世,羽田孜总会显得兴致勃勃:“300年前武田信玄和上杉谦信的时代,我祖先是长野县一个小城的‘家老’,相当于二把手。后来他因故剖腹自杀,我家人也被告知不能再使用‘秦’这个姓,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就改姓‘羽田’了。不过,我觉得我的祖先是中国人。你看我穿的中山装就知道了。”


羽田孜爱穿中山装。他在接受《世界新闻报》采访时曾透露,他家里有二三十套中山装,并表示:“我出席国会会议的时候也穿这身衣服。”
    
缔造纽带
    
羽田孜的政治生涯颇为曲折。毕业于成城大学经济学院的他,曾是日本自民党内竹下派的骨干分子之一。1993年他退出日本自民党组建新生党并当选总裁,由此导致自民党丧失执政权。


1994年4月,羽田孜接替细川护熙成为日本首相。不过,由于当时社会党在组阁前退出联合执政党,少数政党政权难以运营,羽田孜担任首相只有64天,这也使他成为“战后最短命首相”排行榜第二的人物。尽管如此,日媒认为,羽田孜虽远离日本政治核心,但却是少数几个可以影响到民主党大佬小泽一郎政治决策的人物之一。


羽田孜还担任过自民党日中邦交正常化协议会委员。他常把一句话挂在嘴边,中日关系不仅是两国的双边问题,而且关系到全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他是这么对西方媒体说的:“日中之间是一衣带水的关系,坚持这个理念非常重要。在我还是一名国会议员的时候,很多日本人只知道中国人口多,穷人也多。那时我周围很多人认为,想搞好日中关系的人非常可笑。现在呢?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买高级轿车,我非常高兴看到这个变化。”


为了使中日友谊的纽带更为牢固,他不辞辛劳往返于中日之间。


2003年的一天,在他准备启程访华前夕,却遭遇事故造成手指骨折。但由于事先约好要到中国同济大学演讲,他忍痛打着石膏和绷带,坚持按照原定日程坐上飞机,完成预定演讲。2009—2010年间,贵州大学日本研究所要举办成立剪彩仪式,羽田孜为此专程访华,并为研究所题写了匾额。


羽田孜还两次访问徐福故里——江苏省赣榆县。第一次是在2002年,他偕次子羽田次郎到访赣榆,其目的就是寻根溯源、祭祀祖先。在那里,他留下了“日中友好始祖徐福”的墨宝,种下了象征中日友谊的银杏树。看到村民们在徐福祠广场敲锣鼓、鸣鞭炮,热情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羽田先生触景生情,放开喉咙喊:“大家好!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徐福的后代。看到你们真高兴!”第二次到访则是在2007年,当时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之际,羽田孜参加了由他题词的石刻揭幕仪式。


羽田孜与上海也有一段缘。热衷中国料理的他曾说,“即使去美国和欧洲,我也顿顿都吃中餐。我喜欢中餐,特别是上海的小笼包。”


谈到中日关系的发展,羽田曾表示,双方进行讨论交流是非常必要的。特别是对历史问题的讨论,为达到一致的认识,日中一定要开展工作并取得进展。


如今,斯人已去,但他为两国关系所做的贡献值得铭记,也给中日关系的未来以深刻的启迪。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